当前位置: 主页 > 今期特马王中王 > 中国动漫产业真的崛起了吗
 

中国动漫产业真的崛起了吗

【论文时间: 2019-09-17 17:06

  只需一个APP 市区公交都能实时查!一部电影的好坏,剧本是基础。在张智玮看来,好故事如何用动画镜头表达,分镜是关键。往往分镜定下,故事的叙述效果也就定了。分镜导演的重要性不言而喻,但奇怪的是,国内动画和影视专业里,几乎没有“分镜专业”,一般只有一门分镜课而已。分镜的地位长期以来被弱化,国内很少有专业分镜人才。这就导致一些导演需要找大量学生帮忙画分镜,导演描述镜头什么样,学生根据要求画出来,效果往往打折扣,或者把导演搞得很累。

  前期剧本创意弱,可以说是中国动画产业“致命的短板”。2015年《大圣归来》获得成功后,资本蜂拥而入,短时间内一阵热火朝天。一些原本靠外包生存的动漫公司终于拿到了投资,纷纷想要尝试原创动画。他们总以为,有了钱就能启动原创项目,没想到故事创意如此难又如此重要,没有好创意,项目不了了之。最后,在通往原创的路途中,迅速倒下一批批动漫公司。

  郑因时正是其中一名经历者。2010年,他从上海视觉艺术学院动画专业毕业,开始了创业。起初3年,团队从事外包业务,活得不错。第4年,正逢《大圣归来》热潮涌动,“每一个热爱动漫的人都有一个原创梦。”郑因时说,团队想要转型制作原创动画。没想到1年内把3年积蓄全部花完,动画片依然没做出来,团队最后不得不解散。

  究竟哪里出了问题?如今想来,大家对原创内容,也就是前期剧本、美术、分镜等创意想得太过简单。公司以中后期技术加工为主,能做出美轮美奂的视觉效果,但转型做原创时,以为借鉴一下好莱坞、日本的故事,换张皮就能出作品。一群“技术人才”自己拍脑袋写了剧本,制成样片,前后找了几十个投资人谈合作,没想到反馈都是:画面很漂亮,但是故事烂。最后融资遇到瓶颈。

  进入左袋创意后,郑因时明显感受到“视野不一样”。公司在前期创作上的投入非常大,一部原创动画,脚本、美术、分镜是整个项目中占比最高的。正是由于前期创意好,动画作品获得了戛纳电视节奖项,也得到国外发行人的高度认可。而这个创意实际从2013年就开始启动,一直到2016年还在做剧本优化,打磨了十几个版本,定位全球发行后,为了减少文化理解的差异,又特意找了很多国外专家一起讨论,尽力磨出一个全世界观众都能理解的动画剧本。

  他的切身感受是,市场上有几家长期稳定投入艺术和技术的大公司,才能形成良好的动画产业生态圈。比如,索尼可以投入上千万美元用于技术研发,不急着赚钱。比如皮克斯、迪士尼、梦工厂等在创意阶段有30多个步骤,从创意、分镜、样片再到投资,一路经历各种评审环节,库存里有大量这样的项目,有些作品如《史莱克》一直到10年以后才真正进入制作。

  张骏斌介绍,制作一部3D动画电影,前期非常重要,剧本、美术设计等已无须赘言,还有一个视觉开发团队,专门研究如何把平面设计变成3D的可能性,需要用到哪些技术、哪些软件,表现某个环节时是否会出问题,是否需要重新研发。研发人员寻求合作,解决所有问题后,再进行效果预演。这样一来,前期研发的时间有可能非常长,但后期启动制作就会一路通顺。

  视效预览技术,近几年被反复提及,但中国影视行业真正全片运用的并不多。谢宁比喻,就好比装修工人手里的图纸,建筑大项目必须先出效果图和三维模型,这样一来预算和效果一清二楚。那为什么投资动辄上亿元的电影反而没有图纸?视效预览正是给电影出了蓝图,每个镜头的构图、摄影机的运动、主角的轨迹都定好,效果一目了然。

  “有人觉得视效预览是一笔额外增加的费用,但实际上,它的存在反而减少了预算中的猫腻。”谢宁说。国内宣称能做视效预览的公司并不少,但真正会用的影视团队并不多。视效预览在电影中能充分帮助导演规划制作,好的视效预览师其实相当于导演,他必须既懂导演这一套,又会后期特效技术。而在国内,这样精通前后期的复合型人才非常难找。

  “如果长期没有外部血液输送,行业内部就会互相挖人,恶性竞争。”谢宁感叹,中国影视后期产业正面临内忧外患。外部国际竞争越来越激烈,比如印度的后期工业劳动力成本只有我们的三分之一,当我们失去价格优势,新的人才补给也没进入,附加值高的复合人才又缺位,相当于中国几百亿元电影票房就是为外国特效公司准备的。

  《大圣归来》当年更加艰难,只能找到三四家制作公司,但今天的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已能找到几十家一起合作。制作大圣的角色模型时,人体骨骼都需要人为设置,而制作哪吒的角色时,有公司拥有骨骼系统,现成的一套模板,二次装配调整即可,效率大为提高。说明前期有一些动漫产业的工具、小系统已得到沉淀和积累。

  好在近两年,有些人才愿意从游戏公司转向动画。一方面得益于投资,另一方面,确实创造型的工作对某些人更有吸引力。刘伟指出,动画电影需要龙头企业,尤其是好的项目练兵,从业人员才有机会学习,提升能力。动画是富有创作型和艺术性的,底层基因和可复制动作的游戏并不一样,对从业者的技术要求、审美意识、创作能力不可同日而语。“所以并不能说国产游戏发展快了,动画电影就一定会快。”

  十月文化已经做了四年的电影《深海》、正在孵化中的项目《大圣闹天宫》,正在探索有中国特色的动画开发模式和创作方法论。除了核心导演田晓鹏,公司建立了一套导演孵化机制,希望吸收好的导演苗子,匹配针对性资源孵化支持他们。“除了好作品,我们还想为这个产业输出更多的优秀人才,为中国动画探索更多的可能性。”刘伟说。


最新文章
热门文章